平妖小说网 -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!

第五十四章 演习之后

更新时间:2018-07-28 18:37

  尚良死了?
  
  在我的猜测中,这一盘棋,尚良有很多种下法,最有可能的,就是逃脱升天,亡命天涯,跳出包围圈之后,再图来日。
  
  而除此之外,他也很有可能将心一横,置身事外,然后过来与我撕逼——毕竟见过他真面目的人,有且只有我一个人,再加上他是赵老的关门弟子,到时候纠缠起来,他其实是很占优势的。
  
  他甚至可以通过种种伪证来与我对峙,反过来诬陷于我。
  
  但死亡,是最让我无法预料到的事情。
  
  难道,是因为刚才南华前辈的那一棒子太过于重了,使得他坚持不住,伤重而亡了?
  
  我惊讶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,几秒钟之后,方才反应过来,问道:“那两个女人呢,找到了没有?”
  
  赵老师摇头,说没有找到。
  
  我说格瑞拉呢,就是鼠王的那个搭档,被他死而复生的男人,有没有找到那人?
  
  赵老师依旧给出了否定的答案来。
  
  我深吸了一口气,感觉事情越发的错综迷离,而就在这个时候,赵老却问道:“我还是有点儿不太理解,你之前,到底是凭着什么,单枪匹马地将鼠王,以及这么一帮子人给全部干掉的?而且还是如此突然,和大优势的情况下……”
  
  我被他的质疑给问住了。
  
  事实上,这正是整个事件过程中,我最难以解释的东西。
  
  不过这个时候,马一岙却走上了前来。
  
  他平静地看着赵老,然后不卑不亢地说道:“赵老,侯漠的情况,想必您也是知道的,他爆发起来,到底有多厉害,您也应该知道。而您若仍然质疑,大可以等他全部恢复之后,再亲自过来试一试,这样心里也有底,您说对吧?”
  
  赵老被马一岙如此一阵抢白,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了。
  
  不过他还是认可地点了点头,说试,肯定是要试的。
  
  他说完,转身就走,显然是想要去查看尚良的尸体。
  
  我瞧见,心中放不下,也跟着过去,马一岙伸手过来搀扶我,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  
  我推开,说道:“放心,好很多了。”
  
  那小半截的老山参效果不错,这一会儿的时间,我也从无比虚弱的状况,恢复了小半成的实力。
  
  我跟在后面走,赵老师在前面领路,我一边走,一边问道:“确定他已经死了么?”
  
  赵老师说人就在前面,你过去就知道了。
  
  我对尚良此人的印象,分作两个部分,一个是觉醒之前,一个是觉醒之后——觉醒前的尚良根本就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富二代、二流子,能够让人一眼看穿的小角色;而觉醒之后的尚良,则可怕许多。
  
  他不但表现得温文尔雅、谦虚有礼,而且还十分的热情阳光,但内心却非常有城府,不知不觉间,将所有人都给玩弄于股掌之上。
  
  这事儿就真的很可怕的,我本身也是夜行者出身,知道觉醒这事儿,只是身体上面的变化。
  
  他这种连心志都发生改变的情况,更像是另外的一种情况。
  
  入魔。
  
 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家伙,让我视之为“大敌”的角色,居然就这么轻飘飘地死掉了,还真的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。
  
  一直到我瞧见了尚良的尸体时,我方才将心头的疑惑给全部清空。
  
  他,的确是死了。
  
  不但死了,而且模样十分恐怖,与之前我所见到的马脸工作人员、以及杨林老师一样,此刻的尚良,那尸体整个儿都瘦得皮包骨头一样,裸露在外的皮肤呈现出一种老腊肉的古怪油光。
  
  而在他的腹腔处,还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,内脏全部都给掏空,仿佛一只刚刚从真空包装中拆封出来的……酱板鸭。
  
  我站在人群外围,仔细打量着尚良那种略微有一些变形的脸,不知道为什么,莫名感觉到了几分凉意来。
  
  他的嘴角有些上翘,双目空洞无神,给我的感觉,好像是在嘲讽着什么。
  
  这……
  
  砰!
  
  瞧见爱徒如此凄惨的死状,赵老再也忍受不住心头的愤怒,恶狠狠地伸出了拳头,朝着旁边的山壁猛然一拳打了过去。
  
  整个狭窄的山洞都止不住的颤抖起来,有碎石簌簌往下落,砸在了我们的头上来。
  
  一直守在旁边的班主任谭老师叹了一口气,说他应该也是跟杨林老师一样,被人给吸去了精血,唉……
  
  听到这话儿,我感觉到莫名的滑稽。
  
  事实上,我一直都很肯定,吸人精血的那个家伙,根本就是尚良。
  
  正是凭借着这手段,使得尚良能够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,从一个啥也不会的富家公子,变成了现如今一个堪称恐怖的存在。
  
  而在刚才等待的过程中,我无数次地在脑海里回放起当时杨林老师被推下悬崖的情形,也感觉那个趴在他身上的人影,根本就是尚良本人。
  
  现如今,他却从真凶,变成了受害者,这事儿,还真的是滑稽,让人难以理解。
  
  但是,只有我一个人感觉到了不对劲儿,其余人却都认可了谭老师的判断。
  
  尚良死在了一个斜岔口的地上,这儿是马一岙和李安安刚才他们逃离的路线,相比之前那条直通洞穴的甬道,这儿的路线更加复杂一些,而且还有许多的分岔口,使得这边的路况,宛如迷宫一般。
  
  谁也不知道,另外几个漏网之鱼,到底在哪儿。
  
  不过找到了尚良之后,这边的事情就算是告一段落,像我们这些受了伤的学员,已经不需要再参与接下来的搜索过程,而是得送出洞外,一路运送到营地去休养。
  
  更有甚至,可能需要送到附近的城市或者人群聚居地去。
  
  我这几日一番酣战,到了这会儿,即便是打起精神强撑着,也终究感觉到疲惫一阵又一阵地浮现在心头来。
  
  尽管我心中有无数的疑问没有解开,但导演组也没有让我再留下来,安排人手,将我给送了出去。
  
  与我一起的,还有马一岙。
  
  在之前的拼斗中,马一岙受了一些暗伤,尽管李安安给他做了简单的治疗,但那只是应急的手段而已。
  
  现在既然一切都结束了,还是应该退到后方去休息。
  
  反倒是李安安状态还不错,获得了导演组的认可,留了下来,协助处理后续的搜索工作。
  
  我和马一岙在人员的护送下,出了山洞,又坐上了直升机,回到营地。
  
  这儿的医疗小组早已等待多时,我们一过来,立刻就过来处置。
  
  我这几日酣战,即便是有铜皮铁骨的神通,但还是留了许多的伤口,暗伤更是无数,体内甚至还有鼠王的千年引毒药残留。
  
  这些伤有专业的医疗小组来处理,其实是挺好的,我给打了麻药,感觉自己就像一破布口袋似的,给缝来缝去,而那熟悉的消毒水,以及头顶上吊着的盐水,让我感觉到分外的宽心。
  
  我闭上眼睛,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。
  
  等我一觉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手术室,回到了病房里来。
  
  病房是双人间的,我旁边躺着另外一人,却是马一岙。
  
  他半躺在床上,手中捧着一本书在认真看着。
  
  我看了一眼,发现是本英文书,封面上写着《A-Brief-History-Of-Time》。
  
  我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《时间简史》?”
  
  马一岙瞧见我醒了过来,点头说道:“对,斯蒂芬·威廉·霍金的书。”
  
  我说你怎么想起来看这个?
  
  马一岙说这玩意有助于我更加直观地认识世界,并且从科学上升到哲学的境地。
  
  我听得一头雾水,决定换一个话题:“我睡多久了?”
  
  马一岙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表,然后说道:“差不多十二个小时吧——你睡得太沉了,期间来了好多人过来看你,发现你睡得跟头猪一样,就决定不打扰了;对了,一会儿你可能需要去导演组的调查小组报个到,做份笔录。”
  
  我说这是把咱们当做犯人来审么?
  
  马一岙摇头,说不,除了了解整个演习过程中发生的事情,以及这次事故之外,这份笔录,也将是作为评定成绩的重要标准,所以你得好好在脑子里过一遍,别出了纰漏。
  
  我听到他这话儿,忍不住问道:“你看出来了?”
  
  我所说的,是关于山洞里面发生的事情,尽管马一岙第一时间选择了相信我,但他对我最是了解,事后绝对感觉到了什么。
  
  马一岙开口说道:“我知道你有难处,所以不会问你,不过你得好好想一想,该怎么应付他们。”
  
  我点头,说谢谢。
  
  随后,我又问道:“后来搜到人了么?”
  
  我还是特别关心后续的进展,而马一岙却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李安安刚才来过了,说他们搜到了几处对外的出口,那三人很有可能已经逃出去了。安安她撤回来了,但搜索还在继续……”
  
  我将整个事情在脑子里面过了一遍,总感觉哪里有一些不对劲儿。
  
  然而我刚要跟马一岙继续探讨的时候,有医疗小组的人走进了病房,在发现我醒转过来之后,简单问询几句,随后通知了上面。
  
  一刻钟之后,我出现在了导演组的调查小组专用房间。

  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