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妖小说网 -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!

第二十七章 一夜刺探

更新时间:2018-07-28 18:16

  洗过手,我与楚小兔离开了大嬢孃的住处,回到了接待客人的竹楼这边来。

  将人送到了门口之后,那老太婆这才朝着我们行礼告辞。

  我之前说过,这个接引我们行路的老太婆,与人交际的时候,有一些害羞,或者说不太适应,给我的感觉好像是小姑娘一样。

  然而当她出现在茅厕之外时,我还是给她猛然吓了一跳。

  当时她脸上,面无表情,那眼神的阴冷,还是很符合她此刻的相貌和年纪。

  我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。

  所以一路上,我都在想一件事情,那就是阿大给我递草纸,到底有没有被这个女人看到?

  而她看到了,会不会发现其中的蹊跷和端倪呢?

  我回忆了一会儿,想着那纸上虽然有模糊字迹,但已经被我那般“处理”了,她们未必还能撬开茅厕,将粪坑里面搅和出来?

  不可能。

  这般一想,我的心情稍安,随后又有一些激动。

  对,是激动没错。

  因为阿大的求援,让我知道了一件事情,那便是这里的男人,并非所有的都如同马一岙般傻乎乎的。

  已经有人不再受到落花洞女的控制,开始试图与外人联络了。

  这是一个好现象。

  我们,或许能够从阿大的口中,获知这个叫做呆贵的村子里,到底隐藏着一个什么样的大秘密。

  而这个秘密,不但涉及到落花洞女,而且还涉及到马一岙的苏醒和回归。

  这个,对我们来说,实在是太重要了。

  至于什么还魂草、八步花和什么罗摩叶什么的,还极阴之地的鬼魂等等,这种封建迷信拿来骗我,到底又是什么想法呢?

  一席酒席,虽然吃得并不多,但我却接受了太多的信息,亟需与人讨论。

  我和楚小兔回到了竹楼,发现大厅无人。

  这情况吓到了我,干嘛大声喊道:“小虎,小虎……”

  我害怕被落花洞女们各个击破,趁着我和楚小兔赴宴,将小虎和月娘给端了去,好在几声过后,从侧西厢房传来了小虎的回应:“在这里。”

  原来他已经移到了房间里去。

  我松了一口气,赶忙前往房间,一进去,瞧见月娘躺在了竹床之上,衣衫不整,而小虎的衣服也是十分凌乱。

  我有些心惊,忍不住说道:“年轻人,你刚才这是……”

  小虎很尴尬,赶忙挥手,说不,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子,我、我其实只是……

  楚小兔“咯咯”直笑,说没事的,少年人,火气壮,美人在前,扛不住了,来一发也是正常的,不过——男女之事,讲究的是两情相悦、你情我愿,你将人家给绑在床上,霸王硬上弓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

  她说到后面的时候,脸上不由得笼罩出了寒霜来。

  很显然,她对待男女之事很是开放。

  但对于强迫女性意志这种事情,还是很敏感的。

  小虎瞧见事儿闹大了,赶忙解释道:“真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子——刚才有一阵风铃声响起,月娘突然就醒了,大吵大闹,我怕被外人听到,就用布堵住了她的嘴,没想到她拼死反抗,把我的衣服都给撕扯了,又去脱自己的衣服,我也是刚刚制服她,狠心把她给绑起来打晕,结果你们就进来了。”

  听到他紧张的解释,我没有再调侃,而是严肃地说道:“你是说,她听到一阵风铃声,就醒了?”

  小虎瞧见我相信了他,松了口气,点头,说对。

  我说哪里传来的?

  小虎回忆了一下,指着村后的方向,说那里。

  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,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,然后说道:“那是坨弄死地。”

  楚小兔也回过神来:“那个地方,有问题?”

  我点头,说秘密或许就来自于那后山之处,包括落花洞女,以及让马哥他们陷入失忆状态的原因,都是在后山,他们所谓的坨弄死地。

  楚小兔看着我,说你今天还答应了那老巫婆,说我们明天一早,就要去后山。

  我点头,苦笑着说道:“不然怎么办?没有这缓兵之计,今天的鸿门宴,估计就直接上来,把我们给拿下了。”

  小虎有点儿听不懂,问到底怎么回事。

  楚小兔将刚才酒席上发生的事情跟他讲起,小虎听完,有些疑惑,说既然她们有足够的力量拿下我们,为什么还不动手,偏偏要等到明天,让我们出发去后山呢?

  我其实已经想明白了,说现在不动手,原因有两个,其一,她们想要万无一失,害怕出现意外;第二,她们想让我们也变成奴隶。

  楚小兔接着回答,说而变成奴隶的秘密,就在后山。

  小虎问我,说那我们该怎么办?

  我深吸了一口气,将遭遇到阿大求助的事情,跟他们聊起,听完之后,小虎有些兴奋起来。

  他说如果是这样的话,谜团就能够解开了——阿大看样子,在这个鬼地方应该是待了许久,所以才会逐渐摆脱控制,恢复神智,而他对这儿的了解应该也会很多,只要我们能够联系上他,一切的秘密,都将全部解开。

  我点头,说事不宜迟,就在今晚吧。

  小虎苦笑,说你先往外面瞧一眼吧。

  啊?

  我愣了一下,低声说道:“怎么了?”

  小虎说你来的时候可能没有发现,事实上,在我们入住这儿之后,在竹楼外面的三处地方,都有人在潜伏监视着,我们的一举一动,都给人看着呢,根本出不去的。

  我犹豫了一下,说你确定是三处?

  小虎摇头,说我观察到的,是三处,没有观察到的,估计还有。

  我听到,整个人都陷入了巨大的忧愁之中来。

  明明只要往前一步,就能够解开谜团。

  但我们却偏偏不能打破僵局。

  因为一旦平衡打破,我们将要面临的,就是落花洞女们巨大的压力,而面对着这些家伙,我们完全没有胜算的把握。

  怎么办?

  就在我们都一脸忧愁的时候,我旁边的楚小兔却突然说道:“我来。”

  啊?

  我看着她,说你来?这样的天罗地网,你怎么出去?

  楚小兔冲着我眨了眨眼睛,然后笑着说道:“山人自有妙计,我怎么做,就用不着你来操心了。”

  应下任务,楚小兔对我们吩咐道:“我走了之后,你们在这里耐心等待着,如果我被抓了,你们千万别去救,一定要想办法逃离这儿,去找厉害的外援来,不然就凭你们两个,根本不够塞人家的牙缝,知道么?”

  我们点头,说好。

  楚小兔瞧见我们应承之后,让我们装模作样,各自回房,她也回了房间。

  没多一会儿,我听到有很小的动静,在隔壁房间里出现,那并不是一个人,反而如同狸猫一般,随后动静落到了地板之下,紧接着再无声音。

  我一开始有些困惑,随后我想起了之前自己在鹏城遇见的那个黑猫少年。

  一切豁然开朗。

  楚小兔显露出了本相,然后凭借着化形的变化,脱离了监控。

  这是出人意料的,只不过,她能够瞒过外面的监视者么?

  她能够找到阿大么?

  我忧心忡忡,在这样一个陌生的深山村寨里,面对着种种古怪之处,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。

  而除了压力之外,我还感受到的,是自己的羸弱。

  如果我能够“金猴奋起千钧棒,玉宇澄清万里埃”,一身修为惊天动地,那么这些魑魅魍魉,对我来说,又如何能够成为滞碍?

  如此胡思乱想,时间滴答滴答过去,月亮偏移。

  从一更天,到四更天,外面毫无动静,整个隐藏在黑风沟深处的呆贵村如同鬼蜮一般。

  除了虫子的鸣唱和夜空中突如其来的几声猫头鹰叫声之外,再无其它。

  楚小兔一直都没有回来。

  我和小虎守在了月娘躺着的房间里,两人焦急以对。

  作为少年人,小虎的耐心并不强,等到天色快要麻麻亮的时候,他终于忍不住了,霍然站起,对我说道:“爷爷说过一句话,是一个伟人说的,‘不再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死亡’,不能再等了,小兔姐姐肯定是出事了,我们走!”

  我伸手,拦住了他,坚定地说道:“别自乱阵脚。”

  小虎有些恼了,这样的对话这一夜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,他耐不住了,对我说道:“你若害怕,留在这里便是,我自己出去……”

  他话语刚落,外面走廊处传来了脚步声。

  随后,门吱呀一声响起,却是满身露水的楚小兔摸了回来。

  我们都很激动,迎上前去询问,然而楚小兔却告诉我们,她摸了一晚上,好几次都被发现,但并没有找到阿大。

  她跟我们讲述了这一晚上的经历,虽然走了个大概,但总感觉有人盯着,不敢乱动。

  她几乎在竹楼外面趴窝了大半宿。

  没找到人,这就很让人郁闷,我们几个聊着对策,不知不觉天就亮了,那个叫做小九儿的老太太找上门来,说昨天约好的,去采药。

  我们不敢拒绝,跟着出了门。

  小虎依旧背着月娘,一行人出了门,走出十几米,却瞧见一个从未见过的男人,挑着粪桶从小道走过。

  那个挑粪工,不是阿大。

  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