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妖小说网 -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!

第二十六章 阿大求救

更新时间:2018-07-28 18:16

  光滑水亮的金属盖子揭开,那纯白色的瓷盘之上,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十来个粉嫩嫩的小玩意儿。
  
  我盯着看,发现卧槽,这居然是一窝刚刚生出来的小老鼠。
  
  这些小老鼠每一个都比小指头的一半小,躺在盘子里,居然还活着——有的在睡觉,眼睛都没有睁开;有的则无意识地滚动着,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。
  
  大嬢娘却咧嘴笑道:“吃这个东西,是有讲究的。”
  
  她拍了拍手,有人进来,递上了三副尖端烧得通红的铁筷子,搁在我们跟前。
  
  大嬢娘亲自给我们示范,说为什么叫做‘吱三吱’呢,这里面是有说道的——用烧红的铁头筷子夹住活老鼠,它会“吱儿”的叫一声,这是第一吱儿;再来将它沾上特制酱油时,又会“吱儿”一声,这是第二吱儿;当食用者把小老鼠放入口中,咬破之时,鼠发出最后一“吱儿”……这便是“吱三吱”,讲究的是一个鲜美生动,活灵活现,能够让食材在口齿之间,有最大的原味保留……
  
  她说完之后,将那拼命挣扎的小老鼠放进了嘴里,猛然一咬。
  
  那小老鼠果然发出了一声“吱儿”的声音。
  
  大嬢娘咀嚼着,有鲜血从她乌紫色的嘴唇之中流了下来,她伸出舌头,将血液舔了回去,然后闭上了眼睛。
  
  她很享受地深深吸了一口气,叹道:“啊,真美味……”
  
  我瞧见她这老饕的模样,不知道为什么,有点儿想要呕吐。
  
  最让人接受不了的,是她吃完之后,睁开眼睛来,招呼我们道:“来啊,赶紧尝一尝,这些蜜唧要是睁开了眼睛,就不好吃了,腥味就会重。”
  
  我有些接受不了,摇头,说算了,算了。
  
  楚小兔也是一脸苍白,不敢尝试。
  
  大嬢娘瞧见我们都不愿意伸筷子,有些失望,说唉,现在的年轻人啊,都没有什么用于尝试的精神,你们真的得试一试的,这个真的很好吃。
  
  将我们都不肯吃,大嬢娘又拍了拍手掌。
  
  马一岙又来上菜,这一次就没有停歇了,先后上了油炸蝗虫配花生米、油炸蜈蚣、凉拌折耳根、血水肉、炒腌鱼、酥炸竹虫配九香虫、小白菜酿肉,最后还上了一锅牛瘪汤。
  
  除此之外,还配了看上去黄晶晶的泡酒。
  
  酒里面有一些碎屑,天知道是泡了什么东西的组织物。
  
  这里的每一道菜都很有特色,而且有点儿挑战我的想象力。
  
  特别是那个牛瘪汤。
  
  这玩意据说是用牛胃反刍出来的草糊糊弄出来的,有一股粪便和青草混杂的味道,再加上带着血丝的牛肉,那叫做一个嫩。
  
  全部上来之后,我的筷子伸了半天,最终都没有落下来。
  
  楚小兔帮我做了选择,她夹向了那凉拌折耳根和小白菜酿肉,那炒腌鱼的糊米,她也会吃一点。
  
  我有样学样,楚小兔吃什么,我就吃什么。
  
  瞧见我们这小心翼翼的模样,大嬢娘咧嘴笑了,说怎么的?两位贵客,是不合胃口么?
  
  我有些尴尬,不知道该怎么说,而楚小兔则说道:“我们两个,都是吃素的,沾不得太多荤腥。”
  
  大嬢娘有些惊讶,说啊?这样啊,不吃肉,怎么有劲儿干活呢?
  
  我赶忙接茬,说口味淡了,估计是改不过来了。
  
  一餐下来,菜没多吃,酒也没有喝。
  
  大嬢娘十分失望,也没有再宴席上面跟我们谈太多,也没有劝酒,吃过饭之后,她留我们下来饮茶聊天。
  
  我跟她说着话,脑海里却盘旋着她将那一整盘的小老鼠全部吞进肚子里面的情形。
  
  事实上,此时此刻,她的唇齿之间,还都是鲜血。
  
  这样的状况,让我浑身都止不住地泛起鸡皮疙瘩来,有一种想要马上逃离的冲动。
  
  然而我却不敢。
  
  因为我对面的这个老女人,按照小虎的说法,是修为几乎都凝聚成气,化作实质,这样的家伙倘若是跟她公开翻脸,只怕我们都没有办法活着离开这里。
  
  要是能够维持表面上的平静,那么该忍还是得忍。
  
  我小心翼翼地应付着这个老太婆,而她则跟我聊起了关于如何召回马一岙神魂的事情来,说需要准备这样那样的东西。
  
  像什么招魂草、八步花、罗摩叶,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,而这些东西,在园子里是没办法种出来的。
  
  这些药草,都生长在阴气最盛的地方。
  
  而这儿阴气最盛的地方,莫过于坨弄死地那里。
  
  那地方白天都阴气森森,一旦到了晚上,嘿,那里可就是黑风呼呼,到处都是鬼打墙,一辈子都要困在里面,化作一堆白骨了。
  
  所以想要去找寻这些药材,就得白天去,而且在下午三点多,就得立刻离开,否则就极有可能留在那里。
  
  她那位擅长招魂的姐妹可能会在三天之内回来,但这两天,如果有时间,可以先把材料配起。
  
  听到她的话语,我装作没有多想的样子,说道:“那我们明天就出发。”
  
  大嬢娘很满意,点头说道:“嗯,如此最好——你们不太熟悉道路,我让小九儿给你们领路,到时候碰到什么认不出的药草,也可以问她。”
  
  我表现得很感激的样子,连连点头,说好,谢谢。
  
  聊了一会儿天,大嬢娘打起了呵欠来,我赶忙告辞,她也不留,只是吩咐我们明日早点起床,不要耽误白天的时间。
  
  出了门,夜风一吹,我感觉有点儿头晕,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旁边的楚小兔。
  
  我害怕刚才的饮食里面,被人下了蛊毒。
  
  楚小兔却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,表示酒菜里面,是没有动任何手脚的。
  
  我有些憋尿,对带路的老婆子告了一声罪,问哪儿有厕所。
  
  老婆子指着屋后,说那里有一个小茅房,你在那里上就好。
  
  我千恩万谢,赶忙跑过去,发现这儿的茅房跟湘西许多乡下的茅厕差不多,跟这儿的建筑风格多少有一些不太搭。
  
  我本来只是想要解个小手,没想到进了茅厕,给那臭味一熏,就有了便意。
  
  这世上事,有几样是憋不住的,我即便是夜行者,也是不行,当下也是宽衣解带,一番宣泄之后,突然间发现没有擦屁股的手纸。
  
  这事儿可就尴尬了,我左右打量,发现茅厕里啥也没有,便忍不住出声喊了两声。
  
  我想叫楚小兔,结果她们在前屋,根本没听到。
  
  这让我有些绝望,正琢磨着怎么离开,突然间从门口的缝隙处,伸进来了一只手。
  
  那手上,拿着一截粗糙的草纸。
  
  我接过来,十分激动,说谢谢,谢谢——对了,您是哪位?
  
  门外有人粗声粗气地说道:“我是阿大,您是大嬢娘最尊敬的客人,能够帮到您,是我的荣幸。”
  
  阿大?
  
  就是那个挑粪的老汉?
  
  我脑子里一下子就将名字跟人的模样对上,又赶忙说了一声感谢,结果那人已经离开。
  
  我拿了手纸,很是感动,正要解决如厕问题,然而却突然间发现草纸之上,似乎有什么字迹。
  
  因为这会儿已经天黑了,光线模糊,所以我看得不是很清楚。
  
  我不得不将草纸高高举起来,然后借着远处的围观打量。
  
  随后,我认出了草纸里面的字来。
  
  正面:“赶紧离开,赶紧离开。”
  
  反面:“救救我们,救救我们。”
  
  这字迹歪歪扭扭,不过能够看得出来,是在很焦急的情况下写上去的,不但如此,大概是因为激动,还把纸都划破了一些。
  
  我翻看了一下,发现没有遗漏之后,赶忙擦干净屁股,将纸扔进了茅坑,然后跑了出来。
  
  我这一出来,就瞧见黑暗中站着一个老太婆。
  
  是那个引路人。
  
  她的脸,如同死人一般板着。
  
  双眼翻白。
  
  我给她吓了一跳,有些心虚地说道:“怎么了?”
  
  那老太婆盯着我,好一会儿方才说道:“我刚才,好像听到你在喊什么,就过来了。”
  
  我赶忙摇头,说没,没。
  
  领路的老太婆眯着眼睛,悠悠说道:“真的没有?”
  
  我想了一下,扬起手来,说道:“哦,对,这儿哪里有水?刚才不小心,手上沾了翔……”
  
  ********
  
  小佛说:今天母亲动手术,眼科,有点忙,不加更了哈,理解理解。

  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