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妖小说网 - 海量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在线阅读!

第三章 兜兜失踪

更新时间:2018-07-28 18:16
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宋城这边就活跃着一帮要饭的。

  这些人有本地人,也有外地人,打着碗、拄着棒,红白喜事的时候会来闹一闹,说点讨喜话,又或者帮着痛哭一场。

  主人家抹不开面子的,就会发点儿赏钱,另外还会管饭。

  当然,管饭的意思,是打发点有油水、有荤腥的大菜和米饭,出去吃,马路边,田坎上,总之不能上桌子来。

  毕竟这些乞丐穿得脏脏破破,身上臭烘烘的,真不方便挤进来一起吃饭。

  我听到了,并不在意,说这些人,给点钱打发走得了呗?

  母亲说谁说不是,不过吵起来了,总要有人管的吧?而且那帮叫花子、要饭的讨厌得很,还调戏你堂姐,说什么“女要俏,一身孝”,唱了半首破曲子,不但要钱,而且还要你堂姐亲自送饭,差不离就要大摇大摆坐上桌子来了。

  我听到,没有再犹豫,一边往外走,一边说道:“这可不就行了,真当我们九龙湾没有人了?”

  我撸着袖子往外走,却没有想到都不用我动手,外面那帮乞丐就已经怂了。

  我走到灵堂跟前的时候,一个瞎了左眼的老叫花子恶狠狠地唱道:“瓦蓝蓝的天,黑黝黝的地,叫花子走南又闯北,讨饭没得吃,饿得了肚,消不下气,吝啬鬼的主人家不敞亮,饿死鬼的魂魄不投胎,土地庙偷鸡,臭水沟钓鱼,夹壳佬的主人家哦,你们莫后悔,莫后悔哟……”

  这语调古怪,听着不像是我们这边的话语,还带着小曲儿的。

  明明是骂人的话语,却偏偏唱得那叫一个欢畅。

  我们这边办的是白事,马上就要上山了,却出了这么一档子事,总共三个叫花子在这儿拦路,说着风凉话,听得人恼。

  其实这帮人倘若是稍微客气一点,也就没有这种屁事儿了。

  对方这么一来,总有几个脾气不太好的年轻人,其中一个,是堂姐侯丽的小老弟。

  他因为脸长,又姓侯,在乡间野地里的混混,别人叫他“大马猴”,十七八岁的年纪,火气重,当下就不乐意了,冲上前去,怒声吼道:“给我滚,知道不?不行打死你。”

  旁边几个年轻人也都怒目上前,那三个乞丐不敢惹了众怒,冷冷地笑着,又唱起了讨饭歌:

  说凤阳

  道凤阳

  凤阳本是好地方

  自从出了朱皇帝

  十年到有九年荒

  咚咚隆咚锵

  咚咚隆咚锵

  咚咚隆咚锵咚锵咚锵锵锵

  大户人家卖骡马

  小户人家卖儿郎

  俺们没得儿郎卖

  身背花鼓走四方

  咚咚隆咚锵

  ……

  他们走得倒是快,大马猴怕跟这帮人打起来,一来是脏了自己,二来又误了时辰,于是就没有继续追,只是在那儿笑,说穷叫花子,就知道图个嘴爽快,也不敢真的来——告诉你们,再敢来,我打断你的狗腿。

  他解决了这边的争吵,旁边好几个年轻人对着大马猴一阵夸赞,倒是旁边有沉稳的老年人摇头叹气,说这娃子,太暴躁,以后会吃大亏的。

  我望着那一帮子的人,心里面莫名其妙,就想到了另外一个人。

  一个不洗脸、不洗澡、不刷牙的家伙,原本我一直觉得他是我们的同伴,然而到了后来,方才发现,事实并非如此。

  那个人,据马一岙说是丐门的人。

  而丐门,算是江湖里的一个分支。

  这帮人做的是乞讨之事,而马一岙告诉过我,别看这帮人可怜,但其实很多在外面残废讨钱的人,其实都是被人操控,恶意弄成残废的。

  这里面的事情,特别残酷,令人发指。

  如果那几个叫花子是丐门的人,事情恐怕未必会得到善了呢……

  我这般想着,随即忍不住就笑了起来。

  大概是我太敏感了吧,什么江湖啊、行当啊,这些东西,离我们平日里的生活实在是太远了。

  事实上,倘若没有碰到秦梨落、马一岙这些人,我这辈子都未必能够跟这所谓的“江湖”挨边儿,老家这儿的几个叫花子,也未必会跟丐门扯上关系。

  就是几个不事生产的流氓无赖而已。

  这事儿过了也就过了,堂姐哭过一场之后,越发难过心伤,旁边好多亲戚在劝。

  我在村里面是小辈,说不上话,就在旁边站着。

  接下来就是上山,需要有人抬棺,有人哭棺,有人拦棺,另外放铁炮、放鞭炮,一整套流程,足足累死人。

  好在这些事情,都有请的人来做,用不着我去抬棺修坟,只用一路陪着上山就好。

  上山之后,一整套仪式下来,我这里就不详细讲述了,总之就是各种麻烦,早上上山,一直忙碌到了中午的时候。

  下棺之后,有专门的修坟匠带着学徒修坟,大马猴在这儿盯着,我这边的关系不远不近,也就没有必要继续蹲守,于是就跟随着抬棺上坟的大部队下了山,去吃白席。

  九八年的那个时候,我们那儿说穷不穷,说富不富,但大体上人们肚子里面的油水都还是不多的。

  油水不多,就馋肉,不像现在,很多人听到红白喜事,都有些腻味了。

  白事呢,上山之后的回来的那一顿饭,在我们家叫做正酒,基本上随了份子的人都来了,再加上前来帮忙的人员,以及请的戏班子,和各种各样的人,都会在中午这一顿开饭。

  白席上的酒菜不算丰富,但大鱼大肉都得有,席面一开,场院里就热闹起来。

  有人拖家带口过来,那孩子吃了肉、喝了汽水,到处晃悠,闹得很。

  我本来想要帮忙给端盘子上菜的,给三叔拦住了。

  他说这些都是那帮后生仔的事情,你这几天陪着我跑上跑下,辛苦得很,没必要再累了,坐下来,陪我们几个老家伙喝点酒。

  我推辞不过,只有坐下,陪着长辈们吃酒。

  我胃口不是很好,又忙碌了好几天,头天晚上还守了夜,所以简单吃过之后,推辞不太舒服,就离了席,找到我父母,说了一声,然后跑回家里去睡觉。

  我这还没有睡多一会儿呢,就听到电话铃声一直在响。

  我一开始脑子有点儿迷糊,到了后来,突然想起来,我父母这儿的还好,跟我没啥关系,但我家的电话是跟马一岙说过的。

  马一岙那里如果有点儿什么事情,我还真得赶紧处理。

  所以我一骨碌就爬了起来,搓了一把脸,让自己精神一些,然后走到了堂屋来,接了电话。

  我以为是马一岙,或者找我父母的呢,没想到接了电话一听,听筒那边传来一个女孩儿的声音:“喂,侯漠吗?”

  我愣了一下,这才想起来,说啊,夏梦?

  电话那头的夏梦娇嗔一声,说你还记得我呢?我等了你好几天,结果你也不打我电话,打给你呢,一直没有人接……

  我说不好意思,我没有你的电话号码,而我这边都在帮忙办白事,都不在家呢。

  夏梦说那你现在怎么在家了?

  我说今天出殡上山,都弄完了,我这不是刚刚吃了饭,然后困得不行,就回来眯一会儿么?

  夏梦说那你眯吧,晚上的时候应该没事,出来吃个饭吧?

  我有些不太想去,就推脱,说我好几天都没怎么休息了,不知道这一觉睡过去的话,到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呢,要不然咱们改天?

  夏梦立刻说道:“不行。”

  说完这话儿,她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语气有点太过于僵硬,于是赶忙解释道:“我明天可能就要陪领导去羊城那儿参加一个招商会,而你过两天又要回特区了,咱们两个又要错过了。我答应过的事情,不做到,心里面空落落的,很难受的。你来吧,好不好?”

  我听到她这般软语相求,心就有点儿软了,说那……行吧,我定个闹钟。

  夏梦笑了,说好啊,这样子,我记得你以前挺爱吃烧鸡公的,城北刚刚开了一家金老汉烧鸡公,听说是连锁的,我去吃过一回,环境啊条件啊菜品,都很不错的,要不然咱们就约在晚上八点钟,在那里吃饭?

  我说好,没问题。

  夏梦在电话那头对我甜甜地说道:“那好,侯漠,明天晚上八点,不见不散哦。”

  挂了电话之后,我站在放电话机的柜子前,愣了好一会儿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好久没有跟女孩子接触的缘故,刚才跟夏梦的通话过程,让我感觉到心情很愉快,有一种心脏小鹿乱撞的感觉。

  而这种感觉,莫非就是……

  春天来了?

  一想到这个可能,我就有点儿紧张,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想起夏梦的脸来,还有她黄裙子下面露出来的小腿……

  那叫一个白。

  我想着想着,有点儿恍惚,而这个时候,我听到外面有人在喊。

  一开始我没听清楚,竖起了耳朵之后,才听到有人在叫“兜兜、兜兜”。

  起初只是一两个人,到了后来,整个村子,都能够听到此起彼伏的叫音。

  我赶忙走出了屋子,走到门口的马路上,瞧见我父亲匆匆走过,赶忙叫住,问怎么回事,父亲一脸焦急地告诉我,说你堂姐的儿子兜兜,不见了。

  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